IPO观察|炜冈科技报告期内接连注销关联公司,家族企业 “一言堂”弊病凸显

  在我国资本市场上,家族型的A股上市公司不乏少数。随着上市给公司带来的财富效应,冲刺上市,也让许多家族企业趋之若鹜。而典型的家族企业上市通常面临投资者与股东的利益冲突,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矛盾也成为家族企业的普遍难题。

  近日,又有一家家族型企业预备叩响资本市场大门——炜冈科技。除了股权高度集中外,该公司仍存在诸多问题,从招股书的披露情况也可窥知一二。

  股权高度集中 “一言堂”弊病凸显

  从股权结构和管理架构来看,炜冈科技是一家股权集中的典型家族企业。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炜冈科技的实控人为周炳松和李玉荷夫妇,其中,周炳松直接持有公司34.86%的股份,李玉荷直接持有9.65%的股份;承炜投资由周炳松持股80%,李玉荷持股20%,二人通过承炜投资控制公司42.78%的股份。因此,实控人周炳松、李玉荷共同控制炜冈科技合计87.29%的股份。

  同时,周翔作为周炳松和李玉荷之子,为炜冈科技实控人的一致行动人,也是炜仕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该合伙企业间接控制炜冈科技4.03%的股份。因此,周炳松、李玉荷和周翔一家三口共计持有炜冈科技91.32%的股份。

  炜冈科技对“亲友团”也颇为照顾。招股书显示,实控人周炳松之兄周炳文、周炳光,李玉荷之弟李剑波、之姐李玉琴、李玉莲、之妹李玉云,均通过持股平台间接持有公司股份。

  一位市场人士向和讯财经表示,控股家族一旦利用控制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股权交易等方式达到自身收益最大化,将直接损害上市公司其他股东利益。并且,一旦出现关联交易,很难保证交易公允性,容易造成利益输送问题。

  实际上,实控人也曾多次占用公司资金。据招股书披露,公司实控人周炳松在2018年和2019年都曾使用个人银行卡来收取公司货款等款项,且并未及时归还炜冈科技,形成了资金占用。除此之外,2020年,炜冈科技还出现了对周翔的400万元应收款。

  业内人士评论家族企业时表示,家族企业由于“一股独大”,股权高度集中在个别股东手中,董事会做出重大决策时往往容易产生“一言堂”现象,导致公司重大战旅决策主观性和随意性较强,科学性不足,缺乏监督。

  在发展过程中,家族企业常常出现决策过程中的“一言堂”,并与投资人发生意见分歧。后续如何协调与投资人的关系,并且合理制定公司整体经营方略,或是炜冈科技在上市之路上亟待解决的问题。

  报告期内连续注销关联公司

  炜冈科技的“谜之操作”并不尽于此。随着该公司的IPO推进,炜冈科技竟在报告期内连续注册关联公司。

  招股书显示,2018年4月至2021年8月期间,炜冈科技已接连注销四家关联方企业,分别为瑞安市东海印刷机械有限公司、温州瑞尚化妆品有限公司、平阳源和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意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注销公司均是由实控人、实控人近亲、董事及其财务总监妹夫等持股的关联企业。

  为何要在IPO的节骨眼上密集注销关联公司,似乎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

  一位券商从业人员告诉和讯财经,在IPO进程中或前夕,某些公司会密集注销关联企业,其目的是逃避披露一些关联交易,以隐瞒利益输送的情况。

  和讯财经翻阅资料发现,上述已注销的关联公司,炜冈科技均为作出详实披露,包括其主营业务、经营业绩,以及与炜冈科技的资金往来情况。如此一来,也不禁令人怀疑炜冈科技是否与上述已注销公司存在利益输送。

  “有水分”?研发费用率均不及同行

  翻阅其招股书可以发现,炜冈科技所披露的研发费用的构成也较为“新颖”。

  据招股书显示,炜冈科技的研发费用由职工薪酬、研发材料、水电费、股权激励费用及其他费用构成。有意思的是,报告期内,水电费在报告期内分别占到研发费用的1.03%、1.12%、1.47%和1.25%。和讯财经还翻阅了其余几家同行可比公司(宏华数科、长荣股份(300195)等)所披露的研发费用构成,均未将水电费列入研发费用计算。炜冈科技明显有凑数的嫌疑。

  

来源:炜冈科技招股书

  另一方面,炜冈科技的研发费用中还存在占比不小的股权激励费用。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炜冈科技的股权激励分别占研发费用比例的26.52%、24.13%、4.10%和21.93%。

  令人诧异的是,如此“掺水”的研发费用,炜冈科技的研发投入力度仍显著低于同行。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炜冈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772.19万元、1687.52万元、1342.45万元和1299.03万元,各期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95%、4.42%、3.53%和4.10%,可以看出炜冈科技对于研发板块的明显懈怠。

  而招股书中披露的数家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5.20%、6.54%、6.08%和6.03%,相比之下,炜冈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均低于行业均值。

  

来源:炜冈科技招股书

  公开资料显示,炜冈科技属于高新技术企业,而作为一家以科技导向的企业,应该把研发投入放在第一位,该公司也在招股书中表示自己“公司高度重视研发投入”,可按上述数据表示,这便是狠狠“打脸”了。

  两版招股书披露数据口径不一

  此外,和讯财经还注意到炜冈科技两版招股书中披露的对部分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数据存在不一致的情况。

  最新版招股书显示,2018年,炜冈科技与中星中大的交易金额为786.08万元;2019年,炜冈科技与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交易金额为390.55万元;2020年,炜冈科技与台新融资租赁的交易金额为7769.25万元。(如下图)

  

来源:炜冈科技最新招股书

  然而,在前一版披露的招股书中,2018年,中星中大印刷(深圳)有限公司单独进入了炜冈科技的前五大客户行列,交易金额为512.50万元;2019年,炜冈科技与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交易金额为383.20万元;2020年,炜冈科技与台新融资租赁的交易金额为7676.33万元。

  

来源:炜冈科技前一版招股书

  综上所述,在两版招股书中,炜冈科技部分前五大客户的交易数据存在不同程度上的变动,且两版招股书中炜冈科技2018年对前五大客户中星中大与中星中大印刷(深圳)有限公司的交易金额合并口径不同。

  募资扩产必要性存疑

  招股书显示,炜冈科技存货账面价值在不断增长。报告期内,其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02亿元、1.11亿元、1.4亿元和1.7亿元,占各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19.87%、19.72%、25.39%和25.45%。结合其收入规模来看,其存货余额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2.19%、28.96%、36.84%、53.71%

  而随着存货账面价值的不断增长,其存货跌价准备(原材料)也在不断攀升,从2018年年底的19.44万元,上升到了2021年9月底的228.63万元。

  从存货周转率来看,报告期内,炜冈科技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70、2.29、1.97和1.38,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且呈现出下降趋势。

  在其存货高企的情况下,炜冈科技仍要募资扩产。招股书显示,公司拟计划募集资金5.55亿元用于年产180台全轮转印刷机及其他智能印刷设备建设项目、研究院扩建项目、营销及服务网络建设项目。上述分析可知炜冈科技库存消化已有不小压力,新增产能是否能消化也存较大不确定性。

  另外,和讯财经发现,炜冈科技账上的货币资金也在连年上涨,该公司还购买了大额银行结构性存款和其他理财产品,似乎并不存在太大的资金缺口,为何不愿投入现有资金到项目中,反而还要募资?答案尚未得知。

  和讯财经曾以邮件形式发函联系炜冈科技,但遗憾的是,截止发稿前,尚未收到相关回复。

举报我也说两句

责编:辽宁读报

不良内容举报邮箱:1173809008@qq.com
汇仁健康网不良内容举报邮箱:1173809008@qq.com/备案号:湘ICP备18015446号 © 汇仁健康网版权所有